•  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郵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新時(shí)代鄉土文學(xué)芻議
2024-06-21  來(lái)源:本站原創(chuàng )

陳緒偉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鄉之于土,直書(shū)本源;土之于鄉,講述發(fā)展;這已是上下五千年求證過(guò)的“土地母親與人類(lèi)生活”的鄉土關(guān)系所在。所以說(shuō),時(shí)代的“鄉”立于時(shí)代的“土”之上;時(shí)代的“土”推進(jìn)時(shí)代的“鄉”嬗變。因而新時(shí)代鄉土文學(xué)需要對鄉村生產(chǎn)、鄉村主人、鄉村文化的審美重構;鄉土題材的作品更應充分構建新鄉村文明進(jìn)步的價(jià)值體系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從一般愛(ài)好文學(xué)的寫(xiě)作者來(lái)說(shuō),其作品大多是鄉土文學(xué)。鄉土文學(xué)大部分又都寫(xiě)家鄉,家鄉人雖不那么懂文學(xué),但作者的文字不能放棄家鄉;比如家鄉是我的養育之地,寫(xiě)好家鄉便是我最大的愿望。我一直認為:只有對鄉村和家鄉人的關(guān)愛(ài),才能呈現出鄉土的內核;只有對鄉土文明生活方式和核心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向往與認同,才能凸顯出鄉土真實(shí)的精神內涵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然而,面對新時(shí)代“鄉土”的農作方式,鄉土之上的主人翁精神,鄉村巨大變化的審美觀(guān)念,卻在我們的鄉土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中,仍然存在著(zhù)表面與膚淺、缺失與不足,正面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自我挑戰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從時(shí)代的鄉土農作方式及鄉村內涵上看,忽視了農業(yè)農村現代化審美意識的探究。一方面大多鄉土文學(xué)作品,總糾纏在過(guò)去農作方式上的審美,而對新時(shí)代農業(yè)現代化呈現極少;另一方面鄉土作者似乎沒(méi)有融入新時(shí)代的鄉土,沒(méi)有深刻體驗鄉土的新變化,因而筆下的審美不敢挑戰自我。比如央視很常見(jiàn)的大平原地區的聯(lián)合收割機、播種機、插秧機、采棉機,還有無(wú)人機噴霧消殺病蟲(chóng)害等現代化農作方式;再看山區的鄉土田野上,也有諸多小型的農用機械,以及現代農業(yè)結構的產(chǎn)業(yè)化、合作生產(chǎn)的集約化,網(wǎng)絡(luò )信息化、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數字化管理等智慧農業(yè)的興起;現代農村住宅的樓房化,鄉村交通的便捷化,綠化美化亮化的鄉村新面貌,正在構成新時(shí)代的鄉村審美觀(guān)念。而作為主導審美意識之一的鄉土文學(xué),往往卻局限在過(guò)去式的農業(yè)社會(huì )與鄉村生活的審美意識中,特別是像我這樣年長(cháng)的寫(xiě)作者,仍沉浸于鄉土的懷舊呈現,很少拓展時(shí)代鄉土的審美新領(lǐng)域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從時(shí)代鄉土的“圍城”現象來(lái)看,忽視了鄉土主人的心靈世界。大多鄉土作品以自然風(fēng)光、民俗文化、復舊造景的鄉村旅游,對城市人群進(jìn)行對接式“投其所好”,卻忽視了鄉土主人的心愿所求。若是真正了解鄉土主人的心里,其實(shí)他們并不喜歡仿造的假“古村”“古典”,內心向往著(zhù)新時(shí)代城市居民那便捷、實(shí)用、周全的生活方式與生存環(huán)境。再看城市人的“圍城”,心思是對日常喧囂生活的倦怠而無(wú)處釋放,也出于對城市生活快節奏的煩躁、對居住環(huán)境缺少“鳥(niǎo)語(yǔ)花香”的向往,而總是想“走出城市、走向自然、走進(jìn)鄉村”,去尋找靜怡爽心的精神家園,讓疲憊的身心得到短暫的逃離,并將鄉村作為一種“世外桃源”的理想境地。這種夢(mèng)境中“圍城”的鄉土,以及“圍城”的城市人,大多忽略了鄉村各自獨特的自然環(huán)境、各自民俗文化內容的相異形貌;跟隨其后便是鄉土作者,在反映城市人“圍城”鄉土的過(guò)程中,卻又沒(méi)有從心靈情感中引起足夠的重視與思考,創(chuàng )作及其文學(xué)作品呈現的“鄉土”,難免“百人一面”“千村一貌”,缺乏“鄉愁”的生機與活力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從時(shí)代鄉土的精神層面上來(lái)看,忽視了鄉土與城市需求的“精神”差異性。所謂回不去的鄉村,與喚不歸的鄉土主人,緣由大多年輕人外出創(chuàng )業(yè)或進(jìn)城打工,不愿困于繁忙的低收入生產(chǎn)勞動(dòng),渴望做簡(jiǎn)單而掙錢(qián)多、哪怕是繁重的城市廠(chǎng)企臨工勞動(dòng),還更羨慕城市文化娛樂(lè )的多樣性。即便是沒(méi)離開(kāi)鄉土的,也期盼從忙碌的體力勞動(dòng)中解脫出來(lái),希望用各種農業(yè)機械化、產(chǎn)業(yè)規;、信息數字化來(lái)代替人工;同時(shí)向往城市多樣性的精神文化生活,期盼創(chuàng )造適宜鄉村、符合民俗特色的現代文化娛樂(lè )活動(dòng)。再看城市人對待鄉村旅游,卻有不同的精神構想,他們認為鄉土主人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;人勤牛耕,鄉間炊煙……”的生活,是新奇的也是溫馨的,是幸福的也是愜意的;隨之作家們也將臉朝黃土背朝天的體力勞動(dòng)場(chǎng)面,與“雞鳴犬吠、鳥(niǎo)語(yǔ)花香”描繪成一幅臻淳的鄉村自然“美景”。就這樣忽略了鄉村人與城市人心靈的溝通,缺失對城鄉對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差異性的認識;而以表面的自然“美景”與經(jīng)濟“繁榮”,掩飾了鄉土時(shí)代“精神”與民俗文化“期盼”的內在需求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新時(shí)代的鄉土中國,需要重彩描繪和濃墨書(shū)寫(xiě),F實(shí)的鄉土關(guān)聯(lián)著(zhù)歷史,又面向著(zhù)未來(lái);鄉土文學(xué)自然要貼近時(shí)代的生活,去溫馨深情地關(guān)愛(ài)廣袤的鄉土,去親歷睿智地打開(kāi)視野的眼界,去突破個(gè)體感性與經(jīng)驗的格局;用跨越式思維,敏銳性視角,系統觀(guān)邏輯,將家國、城鄉、責任、理想與現實(shí)人生聯(lián)系到一起,體現鄉土文學(xué)與時(shí)代鄉土的命運相牽、甘苦與共的責任擔當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新時(shí)代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奮斗史,需要典型塑造與厚重展現。鄉土文學(xué)的時(shí)代責任與使命,就是要生動(dòng)塑造投身民族復興偉業(yè)的奮斗者、拼搏者和奉獻者。鄉土嬗變中產(chǎn)生的典型人物的經(jīng)歷和故事,生動(dòng)體現著(zhù)當代中國鄉村的變遷,出色彰顯著(zhù)時(shí)代中國人的奮斗志向和創(chuàng )造魄力。鄉土作家理應從情感上熱愛(ài)敬重時(shí)代人物,從思想上深刻認知理解典型人物,從心靈上充分發(fā)掘和塑造英雄人物;以真實(shí)的生活細節和心路歷程,來(lái)展現鄉土人物的性格與人品,給人以審美的親切感、熟悉感,以及精神魅力和深刻內涵;從而書(shū)寫(xiě)出大歷史、大時(shí)代的嶄新面貌和迤邐篇章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所以說(shuō)鄉土文學(xué)的力量,是能夠順序漸進(jìn)地聚集人心、喚醒鄉愁、激活文化、振興鄉村,讓游子回家,讓田園放歌,讓鄉村靚麗,讓時(shí)代放彩。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 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 d3c安康新聞網(wǎng)

(責編:許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