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郵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鄉情與哲思的有機融合——趙攀強散文創(chuàng )作簡(jiǎn)評
2024-06-21  來(lái)源:本站原創(chuàng )

姚維榮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安康地處秦嶺巴山之間,漢水橫貫其間,青山綠水滋養著(zhù)世代安康人民,也為文人墨客提供了豐富的創(chuàng )作資源。千百年來(lái)無(wú)數作家寫(xiě)出了難以計數的散文作品,20世紀80年代后,散文園地更是群星薈萃,旬陽(yáng)市知名作家趙攀強就是佼佼者之一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攀強先生1967年出生于漢江邊的旬陽(yáng)呂河。作為一位地道農家寒門(mén)出身的草根作家,他走上業(yè)余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之路,有兩方面的原因。其一是每個(gè)人,尤其是他這樣比較有性靈愛(ài)思考的人對精神生活的偏愛(ài)與重視。這既是人作為一種文化存在的基本特征,也是人區別于普通動(dòng)物的本質(zhì)差別。其二是他作為一個(gè)身負公職者強烈的社會(huì )責任感、文化使命感的驅使。農校畢業(yè)前夕他正趕上耕牛發(fā)生“疫情”,他和獸醫員一道翻山越嶺救治?吹睫r民視為“命根子”的耕牛一頭頭死掉,心如刀絞。他發(fā)揮專(zhuān)業(yè)特長(cháng),查清“疫情”為耕牛誤食青杠樹(shù)葉中毒所致,很快研究出醫治方案并迅速見(jiàn)效。于是當即寫(xiě)出《耕牛誤食青杠樹(shù)葉會(huì )中毒》的稿件,《安康日報》立即采用。農戶(hù)依法炮制,挽救了無(wú)數耕牛的生命。畢業(yè)后不久,即由農技人員改行成為小河區青年干部。從此他寫(xiě)作的熱情一發(fā)而不可收,在努力搞好本職工作,撰寫(xiě)宣傳文稿的前提下,把幾乎所有業(yè)余時(shí)間都用在了散文創(chuàng )作上。迄今,已在《安康日報》《陜西日報》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《延河》《當代陜西》《散文選刊》等數十家報刊發(fā)表散文、隨筆600余篇;獲得中國散文年會(huì )及省內外各類(lèi)文學(xué)獎60余次。從2008年起,相繼出版作品集《旬河浪花》《太極城絮語(yǔ)》《留住鄉愁》《母親的升子》6部!肚匕头鸥琛窐s獲2011年中國散文年會(huì )最佳散文集獎、全國散文作家論壇征文大賽一等圖書(shū)獎。2014年6月18日,“趙攀強散文研討會(huì )”在京召開(kāi);他先后加入市作協(xié)、省作協(xié)和中國作協(xié)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像路遙、陳忠實(shí)、賈平凹等眾多出身農村的作家一樣,趙攀強散文創(chuàng )作的起點(diǎn)與著(zhù)筆最多的便是對故鄉的書(shū)寫(xiě)與懷戀,也就是屬于“鄉土文學(xué)”這個(gè)范疇。魯迅在20世紀30年代第一次提出“鄉土文學(xué)”這個(gè)稱(chēng)謂時(shí),將其含義界定為“寓居北京而憶述故鄉的事情和抒寫(xiě)自己的鄉愁”。這是先生對王魯彥、許欽文、蹇先艾等鄉土作家進(jìn)行了認真細致地分析后提出的看法。從魯迅的這一見(jiàn)解和其后眾多鄉土作家的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中,可以看出所謂“鄉土文學(xué)”的重要特點(diǎn)之一就是:它必須是出身于農村的作家,經(jīng)歷城市生活的熏陶,將故鄉作為審美觀(guān)照的焦點(diǎn),而產(chǎn)生的真正的鄉土意識;仡櫸覈挛膶W(xué)興起迄今百余年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一個(gè)有趣的現象:那就是不論在哪個(gè)時(shí)期,凡從農村進(jìn)入城市、走上文壇的作家,在他的創(chuàng )作生涯中,幾乎都涉及鄉土題材。區別在于有的只把它作為自己整個(gè)創(chuàng )作的一部分,有的卻畢生都在這個(gè)領(lǐng)域耕耘。趙攀強無(wú)疑屬于后者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人生,最純真的歲月是童年,最難忘的地方是故鄉。當一個(gè)人從農村進(jìn)入城市,經(jīng)過(guò)為生活、事業(yè)的奔波、苦斗,對童年、故鄉形成了一種參照系和距離感時(shí),對此尤有深切的感受。攀強從小生活在陜南旬陽(yáng)老家的土地上,這兒有他的親人,有他的童年伙伴和青少年朋友,他是在他們中間長(cháng)大的,他對他們懷有深情,對整個(gè)家鄉懷有深情,對家鄉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懷有深情。他的大多數散文,就是對自己這種內心深情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他老家所在的小村來(lái)家埡觀(guān)音堂,四面環(huán)山,三面環(huán)水,土地肥沃,林竹相間,景色宜人,每當看到老屋門(mén)前的青山綠水,便覺(jué)得這里是可以寄托靈魂的地方,熱愛(ài)之情油然而生!豆枢l的老屋》《夢(mèng)里故鄉觀(guān)音堂》《老屋門(mén)前的竹園》《老宅古樹(shù)》《來(lái)家埡往事》《故鄉的小河》《家鄉的臥牛山》等一篇篇美文便漸次流出筆端。攀強在旬陽(yáng)縣城工作生活二十多年,曾經(jīng)多次描寫(xiě)太極城,尤其是發(fā)表在《人民日報》大地副刊的《綠水環(huán)繞旬陽(yáng)城》,將他對家鄉山城的熱愛(ài)飽蘸筆端,洋洋灑灑,娓娓道來(lái),如臨其境。這些作品中洋溢著(zhù)靈秀的文氣和情真意切的詩(shī)情畫(huà)意。是他飽蘸著(zhù)感情的汁液,以簡(jiǎn)雅柔婉,清新明快的文筆,獻給童年、獻給故鄉的一幅幅彩色的畫(huà),一支支深情的歌。就像一個(gè)熱情的向導,把讀者帶進(jìn)了他夢(mèng)縈魂牽的故鄉,讓我們飽覽秦巴山深處的佳山秀水、鄉風(fēng)民俗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“五四”以后興起的鄉土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的另一個(gè)重要特征,是堅持為人生之目的。茅盾在30年代中期所寫(xiě)的《關(guān)于“鄉土文學(xué)”》中,就強調“在特殊的風(fēng)土人情而外,應當還有普遍性的與我們共同的對于命運的掙扎”。這也就是說(shuō),鄉土文學(xué)作家不能一味沉溺于或僅僅滿(mǎn)足于抒發(fā)“小我”的鄉愁、鄉情,而應當有對鄉土社會(huì )農民命運的更為廣泛的關(guān)切與反映。劉再復在《論文學(xué)的主體性》中則說(shuō):“一個(gè)作家僅僅意識到自己必須反映現實(shí),像一面鏡子似的反映現實(shí)還是不夠的,還應當以自己的精神主體為中介去感受現實(shí),參與現實(shí)中各種人的情感經(jīng)歷,與筆下的人物共悲歡,共愛(ài)憎,共懺悔,去對客體進(jìn)行審美的再創(chuàng )造。”攀強很重視散文旨意的提煉,他的大多數散文的內涵不僅在于描山繡水,更在于抒發(fā)作者的某種人生感悟,使其于樸實(shí)平易中蘊含著(zhù)思想哲理與人生況味,從而把我們帶入一個(gè)充滿(mǎn)理性思維的空間,使我們在感受美的同時(shí),獲得思想的啟迪!赌赣H的升子》就是最典型的一篇。文章雖然只有1500余字,但卻介紹了農村家庭升子的用途,做法,尤其是“我”從母親用升子向鄰居借糧、還糧的做法、態(tài)度中受到的啟發(fā)教育。升子簡(jiǎn)單的功用雖然只能裝三斤糧食,但其中卻包含著(zhù)很多世道人心:改革開(kāi)放之前農民生活的艱窘,糧食的奇缺;即使在這樣的狀況里,母親仍然堅守著(zhù)善良、厚道的優(yōu)秀品德,借來(lái)平升的糧食,還的時(shí)候卻總要超過(guò)升子平面的滿(mǎn);借的一般面粉,還時(shí)卻是優(yōu)質(zhì)麥面。年幼的兒子認為這樣吃了虧,母親卻說(shuō):“做人要厚道,不能斤斤計較,在你困難的時(shí)候人家幫助了你,應該心存感恩,知道報答,借平還滿(mǎn),心里才會(huì )踏實(shí)……鄰里之間要互敬互愛(ài),人敬你一尺,你敬人一丈。我們要時(shí)刻記著(zhù)別人的好處,滴水之恩要涌泉相報啊!”看似平淡無(wú)奇的話(huà)語(yǔ),卻包含著(zhù)深刻的處事做人道理。也是建設和諧社會(huì )的普遍真理。母親雖然遠離了兒孫,但“她給我留下的不僅僅是那口升子,那里有母親的生活,母親的故事,還有母親的人格,母親的教誨。更重要的是有母親的精神和我們的家風(fēng),她想讓我將其好好保存下來(lái),留給自己,傳給子孫。”發(fā)表在《光明日報》副刊的《又聞水笑聲》,通過(guò)“家鄉呂河的水笑了”這種擬人寫(xiě)法,生動(dòng)形象地教育和啟發(fā)人們要保護生態(tài)和熱愛(ài)自然,具有重大的現實(shí)意義,透射出思想的光芒。其他如《母親的捶布石》《守住家園》《留住鄉愁》《父親的故事》《用愛(ài)心讓花兒盡情綻放》等篇,也都具有這種形淺意深、小中見(jiàn)大的特點(diǎn)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改革開(kāi)放的深入,城市化進(jìn)程的逐步加快,傳統鄉土社會(huì )的自然環(huán)境與生活狀況日益發(fā)生著(zhù)巨大的變化。古樸的自然風(fēng)貌隨著(zhù)公路、鐵路的修建,景區的開(kāi)發(fā),農民自建小高樓的增多,青壯年的外出打工,多數已不再有過(guò)去的安謐寧靜,大集體時(shí)代幾十人一起勞動(dòng)的紅火熱鬧,怎么看待與表現這種變化,是對當代作家歷史觀(guān)、文學(xué)觀(guān)認識水平的考驗與分野。某些既不真正了解歷史又未親身經(jīng)歷農民真實(shí)生活狀況的白面書(shū)生,想當然地認為農民工進(jìn)城,使農村變得冷落蕭條。實(shí)際上幾千年封建社會(huì )里,絕大多數農民何曾有過(guò)所謂桃花源式田園牧歌的生活?終年辛勞能擁有吃住溫飽等基本生存條件就很不錯了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攀強作為一個(gè)熟悉農村,熱愛(ài)農村而又善于學(xué)習思考的鄉土作家,能夠比較全面客觀(guān)地認識與描寫(xiě)改革開(kāi)放帶來(lái)的農村變化。他一方面熱情地肯定,贊頌新農村農民基本生活條件的不斷改善,衣食住行水平的日益提高,另一方面也對某些群眾和基層干部急功近利,違背科學(xué),人為地破壞自然環(huán)境的行為進(jìn)行批評!独衔蓍T(mén)前的竹園》,寫(xiě)母親多次保護竹園不被砍伐的故事。希望農村多些像母親那樣的保護自然環(huán)境的人,正如文章結尾說(shuō)的那樣“如果我們周?chē)娜藗,人人不再砍?shù)毀竹,人人能夠植樹(shù)護綠,那么我們的家園將會(huì )更加美麗”。而《遠去的秦巴柴郎》,不僅僅是對過(guò)去貧困山村砍柴時(shí)代的描述和記憶,更重要的是對毀林開(kāi)荒造成的巨大破壞的反思,呼吁人們從我做起植樹(shù)造林,恢復生態(tài)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在《守住家園》中,他通過(guò)理性地分析思考,認為農民進(jìn)城是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和歷史的潮流,應當肯定,但是不能急躁冒進(jìn)一窩蜂地趕熱鬧。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創(chuàng )業(yè)有成,為城市做出貢獻,舉家搬到城里無(wú)可厚非;然而有些人住到城里只是盲目攀比,無(wú)事可干,只會(huì )給城市添亂。不僅被《海外文摘》發(fā)表,而且獲了獎!端河洃洝贰读糇∴l愁》等文章,以旬陽(yáng)西溝風(fēng)景區、水泉坪景區的改造為例,對新農村建設中的某些偏差,提出了積極合理的建議。認為城鄉一體化,不是要把農村建設的與城市一樣繁華,因而到處拆除傳統建筑,砍樹(shù)占地搞建筑,結果形成“農村不像農村、城市不像城市”的怪樣子,帶來(lái)很多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。而應該因地制宜,盡可能保護、維修那些具有歷史價(jià)值、非遺價(jià)值的建筑與自然風(fēng)貌,的確很有見(jiàn)地和啟示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從選材立意上看,攀強的寫(xiě)作不是隨心所欲,為文造情;而總是刻意從生活中捕捉那些曾深深打動(dòng)過(guò)他的事件、人物、場(chǎng)景,著(zhù)力挖掘其中的詩(shī)意和哲理。還有他自己在逆境中艱難跋涉的那些人生感悟,都很發(fā)人深省,開(kāi)卷有益。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(作者系著(zhù)名文學(xué)評論家、安康學(xué)院退休教授)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 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 Jir安康新聞網(wǎng)

(責編:許安)